想向医院讨要一个明白的说法
2020-01-17 18:5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鲍晓林的母亲丁中丽告诉记者,女儿从手术室出来后,她全身都是冰凉的。紧接着,又出现昏迷、呼吸暂停等症状,被紧急送往重症监护室。次日上午,女儿被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6月5日,鲍晓林经ct检查出有肝脓肿,体内多个器官受到感染。8日为她做手术时放入引流管,引流管被体内组织包裹粘连拔不出来。“主治的王医生在9号又拔了一次,导致一部分引流管断在体内,大约有3.5公分。当晚病人又发高烧,达40度。”时主任说。

6月16日17时许,记者在南阳医专一附院“三甲办”见到了该院医患关系办公室时主任,他介绍了患者从入院到死亡的大致情况。

听到女儿不在了,丁中丽一下子就瘫了,他们一家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简单的阑尾炎手术竟能夺去一条人命!他们怀疑是术后引流管遗留体内引发高烧,最终导致病人命丧手术台。

5月28日,19岁的新野县范集乡女孩鲍晓林因阑尾发炎被家人送到南阳医专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并于第二天下午做了阑尾切除手术。

南阳医专一附院医患关系办公室时主任始终没有就患者死亡一事表示同情等态度,他罗列了鲍晓林家属一系列的“医闹”行为。

6月9日下午16时25分,鲍晓林再次被送进手术室,并将体内遗留的引流管取出。

记者就此类疾病的死亡几率征询在场的医专一附院崔姓副院长,他含糊其辞并未回答。

据医院周边的群众称,此事动静很大,双方情绪很激动并且都动了手,警察来了好几次。好好的一个女孩就这么没了,很让人惋惜,希望医院能给家属一个说法,让死者安息,让父母得到抚慰。映象网 记者房松玉 程海舟

“6月12日,家属叫来很多人到医院闹事,来的很多都是年轻人。”

“鲍晓林是在5月28日晚19时左右,以已患病腹痛一月、发烧半月转入我院治疗的,当时诊断为腹膜炎和阑尾炎。29日为她做了化脓性阑尾切除手术,并发现有腹腔感染。”时主任表示,手术后鲍晓林一直发烧,体温达到39度,高烧一直不退,且有反复。

“6月11日,家属索要100万赔偿,并摆放花圈,扯着条幅堵着医院大门。”

鲍晓林的父母想知道女儿的死因,想向医院讨要一个明白的说法,然而事发6天了,却没有任何答复。

时主任谈到,现在家属要求医院赔偿60万,要价太高。一般处理起来有两办法,一种是不谈谁的责任,双方进行协商;一种是申请医疗事故鉴定,根据医学鉴定诉诸法律。

“6月10日,鲍晓林死亡后,其家属提出复印病历,却在复印过程中将病历原件抢走。”

9日晚上23时,鲍晓林被送入重症监护室进行抢救。10日中午11点40分左右,宣布病人死亡。

6月8日,鲍晓林的主治医生王鹏试图将她体内的引流管拔出,未能如愿。9日,王鹏再次尝试后,引流管被拔出,同时要求家属带病人做透视和彩超。经检查发现,鲍晓林腹腔内有遗留物,怀疑是一截拔断的引流管。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jcxlp.cn四川省德阳市寡悠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 www.tjcxlp.cn版权所有